朝九闻君歌。

关于老白的一些心里话吧

半夜在刷动态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条和老白有关的文章,看完了时候我不夸张眼泪真的流出来了。如果有人能看到这篇文章的话,不管你是虚伪的粉丝还是老白的粉丝,我都希望你能静下心来看一眼我写的这些字,因为这真的是我憋了很久想要说的一些话,如果不满或者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评论或者私聊我都可以。

我是一个团粉,同时是老白的粉丝。首先我要承认,老白有错,无论是卡bug或者无意在直播间带节奏,他的做法不妥当是既定的事实,我们粉丝愿意承认也愿意为此道歉。但他知道自己错了之后一直在改,之前在直播间他连骚话都不敢说了生怕自己不小心说错话,那段时间我真的连直播都不忍心看,因为多看一眼那种溢出屏幕的压抑感都能把我淹没。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在b站刷出来的消息都是在维护虚伪,几乎所有人都在指责老白的不是。我还特意关注了一些文章的评论,大部分都在说伪酱一腔真心喂了狗,把人当兄弟却被人反捅一刀。但请大家仔细想想,难道老白真的从来没有真心待过虚伪?难道他们之前的欢乐都是假的?为什么就一定要以偏概全以不挂粉丝这一件事就实锤老白接近虚伪就是别有目的为了炒作?难道老白就没有为了虚伪的人气做过贡献?说严重点,老白除了没有为了虚伪公开挂自己的粉丝这一件事,还做过什么对不起虚伪的事情?

还有粉丝的问题,b站几乎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说老白的粉丝素质不好,所有的文章几乎都在说想不通某颜色先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粉丝,说诶呦我们哪敢多说话呀说多了颜色先生的粉丝又要过来骂人了。。诸如此类,然而我翻遍几乎所有评论却很少看到老白的粉丝们进行激烈的抵触和谩骂,我们大都选择了沉默选择了承担。因为我们知道过度的反应会将这件事激化的更加严重。请问这样莫须有的给所有老白粉丝们扣上“爱生事”“低龄化”的标签就是正确的吗?难道在游戏里虚伪的粉丝在赛后威胁管管老白的行为就是正确的吗?如果你们觉得“对啊,就是这样啊。”那你们的正义观真的是有待商榷。

老白有缺点,有过错,我们作为粉丝愿意向那些受到影响的主播们道歉,也愿意承担这些风言风语。但也请你们给我们,给老白一个机会,给他一个改过自新慢慢变好的机会,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毫无过错的不是吗?

老白在b站有三十多万粉丝,我不是想要炫耀这样一个数据,我只是想说,你们所有人都在说老白是个烂人,但难道我们这三十多万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吗?老白他是一个普通人,他有缺点,但他也有优点啊。他之前为了经营好魔人团这个小小的团体是真的付出了心血啊。你们都说虚伪受了天大的委屈,但难道老白丢了他的魔人团就不难过吗?他会在队友失误时说错话批评队友,但他也会在自己失误时主动在赛后向队友承认错误啊。他也是会在游戏前看到粉丝后小心翼翼的确认角色后放他们出去,会在开黑时主动关心不太说话的开黑队友,会在直播时叮嘱那些还在上学的粉丝好好听课放假再来看老白直播的一个温柔的人啊,为什么这样一个人在你们眼里 就那么那么十恶不赦呢?

我尊重虚伪和老白的选择,我也接受魔人团可能就此成为历史的一个结局,但我希望经历过这件事的所有人,无论你是哪一家的粉丝,都可以让这件事就此过去,让他们彼此能不在为这件事操心费神,能够专心直播,可以吗?

最后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我衷心的希望魔人团的各位都能走的更好,因为他们都是值得的人呀。

全职高手绝密档案#老魏相关#

#全职高手绝密档案#
#新年篇#
#老魏#

我就是开了个脑洞

【你今年过年的心愿是?】

看到这个问题,魏琛握着鼠标的手顿了顿,左手虚虚地搭在键盘上,五指无意识地敲打按键。

他想起尚且年轻的自己,毫无队长风范地搭在方世镜的肩上,大大咧咧地一拳捶上黄少天的脑袋。小小的剑客炸毛的冲过来想要还击,被自己捏住脸揉成了一团。和黄少天一向交好的温润少年揉揉鼻子的上前想要劝架,结果把自己也搭了进去,一并搓红了脸。

好脾气的搭档无奈的把两个年幼的孩子捡起来护在身后,黄少天捂着被揉地生疼的脸愤怒的朝自己竖起了中指,乐的他撑着腰笑的爽朗,笑声透过虚掩的训练室大门,电脑屏幕上,“荣耀”两个大字明晃晃的。

魏琛吸了口气,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删掉了刚刚打上的几个毫无意义的字符,慢悠悠地敲出一句话。

————心愿,我希望自己回到十八岁,可以吗?

至于下一个问题【你的新年愿望是】,他半是随意半是郑重地写下更简短的一句话:“祝大家永远十八岁。”

这是一个已经走上退役之路的老将,对仍执着在荣耀征程上的年轻人们,最真挚的祝福。








看着屏幕上的【提交成功】,魏琛深深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朝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搓着胳膊小声嘀咕:“这屋暖气挺足的啊,咋突然觉得有点冷…”

“砰!”的一声后,屋内再次陷入一片沉寂,唯有电脑屏幕还在幽幽地透着光。

不知多久,电脑前隐约显出一道模糊的身影,透明到近乎无法辨认性别。

看着自动跳转到答题界面的屏幕,他伸出手,探到“永远十八岁”这句话前,指尖却不受阻碍般的穿透过去。

他收回胳膊,手背搭在眼睛上,依稀能被分辨出的俊秀脸庞上,唇角的笑容悲怆荒凉。



青春永驻又怎样?他连个从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他们走在傍晚的街道上〕第二弹#

如果他们走在傍晚的街道上,有微风掠过少年细碎的发梢,带着过往经年的味道。



卢瀚文抓着书包,踩着下课铃冲出教室。刚到高中部的教学楼下时就眼尖的发现了一道鬼祟的身影。当即大喊:“刘小别前辈!我们去pk吧!”
“卧槽!”刘小别脚下一个踉跄,慌乱中耳机线都被扯了下来,划的耳朵一阵阵疼。
“刘小别前辈你没事吧…”卢瀚文自觉理亏,跑过去帮对方捡起书包,讨好一样的献了上去。
刘小别揉着耳朵看着男孩小心翼翼的神色,明亮的眸内写满了愧疚。他不太自然的接过包甩在肩上,大步朝门口走去,还不忘回头提醒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人:“傻站着做什么,不回家么。”
“诶,回啊!”卢瀚文有些惊喜的抬头,一路小跑着揪住刘小别的衣袖:“小别前辈陪我pk嘛!”
“今天作业多,不打。”
“今天可是周五诶前辈……”



张新杰总站在韩文清身后,微微落后半个人的距离。
他条理清晰,认为这是与对方相处的最佳位置。
他们都不是会为感情牵绊的人,理智得不近人情。
可却偏偏拥有上佳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在接收的瞬间领会含义。
他透过镜片看着那人的脊背依旧挺得笔直,刚毅的脸部线条不怒自威,写满了一如既往的坚定目标,不由得慢下脚步。
韩文清察觉到后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偏头等他。没有询问,默契使然。
他扶了扶镜框,抱紧怀中的课本走向韩文清身旁。
你在的地方,即是我前进的方向。



“嘿!小弟!看我刚刚找到了什么!”罗辑正在脑内演算着数学公式,冷不丁的一声大喊吓得他眼镜差点摔在地上:什、什么事啊,而且你敢不敢声音再小点啊吓死我了都!”
“诶嘿!我知道你一定会觉得很惊喜的!”包子甩开遮住视野的刘海,眸子明亮的透出光来。他得意的将捂着的一双手伸到罗辑面前,小心地露出一条缝隙,晃晃胳膊让罗辑看。
罗辑有些警惕地盯着包子的脸看。这几天包子净抓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变着花样吓唬他,谁知道这次又是什么鬼。
捏紧了书包带,罗辑果断的转身,大踏步离开,留包子一人在身后大呼小叫:“诶小弟!咋这么没礼貌啊!我抓了多久你知道吗!”
罗辑口中念叨着“我什么都听不到”,包子三步化两步的在后面追。他的手心里,静静的躺着一只敛翅的轻小蝴蝶。





苏沐秋撑起手中的伞,衬衫的袖口松松的挽到小臂,露出手腕处清晰的细长血管。叶修最喜他的眼睛,暖棕色的瞳孔间带着几丝缱绻的柔意。
他挎着包慵懒的跟在苏沐秋身边,细长白皙的指尖夹着一支烟,正冒着一缕白雾似的烟气。他也不抽,将燃着的烟头探入雨幕,看着豆大的雨滴打在灰白的残末上,浑浊的液体垂了半晌后沉沉地打在地上。
苏沐秋抬手夺过湿漉漉的烟头丢进路旁的垃圾筒,顺手将对方探出伞外的半截胳膊拉了回来。
叶修回头看他,黝黑的眸里映满了朦胧的栗色。他开口说了什么,雨点打在伞檐上溅起细小的雨滴,柏树的枝叶绿的透亮。
苏沐秋似是没有听清,扭过头看他,眼里有着疑惑的神色,他却笑着不再开口。

时光流逝,如今叶修一人漫步雨中,雨水再次染湿他的袖子,却无人为他撑伞,担心他淋坏了身子。
至于那句流逝在时光洪流中没有传达到的话语。曾经没有得到答案,往后更不会有。

————人生何其漫长,你竟留我一人长久孤独。

[如果他们走在傍晚的街道上]第一弹#

————如果他们走在傍晚的街道上,有微风掠过少年细碎的发梢,带着过往经年的味道。


方锐甩着胳膊,沿着路上整齐的花纹一格格地跳过去。
林敬言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胳膊上还挽着前者的书包。镜片被透过围巾呼出的热气染的模糊,只隐约瞅见一抹明艳艳的红在眼前晃动,活泼的很。
“老林老林!”方锐似是玩够了,跑回来拽着他的胳膊兴奋地晃:“咱们去买点夜宵吧!晚自习的时候藏在最后一排偷偷吃!”
“班长会训的。”他伸手拍去方锐头上沾染的水汽,后者满不在乎的翻了个白眼:“黄少天肯定也要带吃的!喻文州才不管呢!咱们去买虾饺!热热乎乎地馋死他!”
林敬言还想说些什么,方锐飞快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抬头把脸埋在他的衣领间,只露一双清亮的眸子在夜灯照耀下映映生辉。
“信我啦信我啦,看我真诚的眼睛!”

喻文州喜静,在黄少天身后看着他活跃的背影。后者嘴里叼着个流沙包左顾右盼的打量环境,半晌回过头喊他:“文州文州别杵那啦快来快来!这条街好吃的真多!尝尝这个流沙包可好吃了!”
“你吃就好。”喻文州不紧不慢的随着他向前走,黄少天一路不停歇地念叨些什么,他也不打断,安安静静的听着。两人一前一后,中间隔着一人的距离。
黄少天似是觉着喻文州走的慢,转过来牵他的手向前走。十指相握,细长的指节扣紧对方的。
他装作不经意的揉揉有些发红的鼻尖,暗地里偷偷瞥喻文州的眼睛,后者目光平淡的看着前方,唇角还染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们顺着街边旁若无人的并肩而行,远处的车灯打来了光,将他们的影子拖的很远。

唐昊急着赶作业,一路催着孙翔走快些,后者才上完体育课累的不行,没好气地摊在街旁的椅子上装尸体。
“孙二翔你快点!晚上老师要检查卷子呢再不写就来不及了!”
“卧槽我们刚跑完1500米,你就不能让我歇会儿!”孙翔揉着自己的脚腕抱怨,他跑步的时候扭伤了脚,陪着赶了一段路是真有点疼的不行。
唐昊皱皱眉,看着他红肿的脚腕,二话不说背靠着他蹲下:“上来,我背你。”
“卧槽唐日天你开玩笑的吧?!”孙翔吓得一愣,唐昊没好气的答道:“开个蛋的玩笑,赶紧的,不然就你这样打算什么时候到家?”
孙翔别扭的俯身趴上去,唐昊把书包挂在身前,背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家的方向走去。法国梧桐橙红的叶片随着风儿飘下,落在唐昊被汗水浸湿的肩膀上。孙翔的手攥着他的衣服,用力到关节泛白。

张佳乐半蹲在地上逗猫,落日暖色的光晕打在他本就有些透红的发间,有种朦胧的美感。
孙哲平单肩背着书包,侧靠在小巷有些粗糙的砖壁上,静静地瞧着张佳乐的脸庞。他长得秀气,纤长的眼睫轻颤,溅起几颗细微的尘埃。
“喜欢就养一只,野猫毕竟不能一直陪着你。”
“咱们这儿又没有专门的宠物店,你让我直接抱一只野猫回去啊。”张佳乐拍拍裤腿站起来,目光随着跑走的白猫游移。
“走吧,天快黑了。”孙哲平不动声色的遮住他的视线,捡起他扔在地上的书包先行离开。张佳乐朝着他结实的背做了个鬼脸,迎着夕阳,踩着他厚实的影子一步步向前走。

一个星期后,放学回家的张佳乐在门口看到一个课桌大小的纸箱,里面一只折耳猫仔正歪着脑袋冲他叫。

岁月如歌(中)

之前的排版有点问题所以删掉重发了,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2.
陈果偏着头看向窗外渐渐明朗的天空:“这雨什么时候停了啊,连雪也不下了。”
苏沐橙坐在服务台后翻出了两包方便面:“就刚才吧,叶修哥还专门拿了把雨伞呢,看来是用不上了。”
“哼,别的不说,就他那张嘲讽脸啊,指不定老天爷看不下去了再给他下一阵冰雹呢!”陈果恶狠狠诅咒着。苏沐橙吐了吐舌头,拆开一包面倒进了碗里:
“先别管他啦,果果你想吃什么味的方便面?”
“诶诶,元旦吃什么方便面啊!他不是就出去见个人吗能花多少时间啊!”陈果着急着阻止了苏沐橙继续给碗里加开水的行为,后者有些无奈地给暖水瓶盖上了瓶盖:
“我看是不用盼着他带饭了,他要去见的人八成是我哥。”
“……苏沐秋吗?”陈果有点惊讶,仔细想想后却又觉得理所当然。但毕竟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她正想找个办法活跃活跃气氛,转眼就看到苏沐橙笑的温婉,眼里有着细碎的光:
“其实你不用觉得在我和叶修哥面前谈论哥哥会影响到我们的情绪啊,毕竟我们也希望哥哥能被更多人所了解。”指尖摩娑着手中空空如也的调料袋,她看着网吧里整齐排列的一排排电脑,思绪便不由的飘散到十多年前。

“喂喂,你行不行啊?这都多久了还没修好?”
“烦不烦啊?!我这不正努力着呢吗!”苏沐秋将黏在眉毛上的头发拨到一边,额头上的汗滴随着他的动作滑进了眼睛:
“啊蛰蛰蜇…叶修!帮我拿张卫生纸!”
“拿什么拿啊……”慢吞吞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叶修老大不情愿地抽出一张纸擦拭着苏沐秋眼角被汗刺激出来的眼泪:“沐橙马上就回来了啊,再不修好咱仨都得挨热。”
苏沐秋没好气的回答:“坐一边休息的人有资格说我吗?你会修你来试啊。”
“就是不会才让你动手啊。”叶修又擦掉了他头上的汗滴,坐在一旁难得好心的扇扇子:“加油啊苏大大,你还有半小时。”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诶诶诶,好了好了!”
清凉的风夹杂着干燥的空气吹打着两人的面庞,苏沐秋就势躺在了地上,任由叶修在一旁调大电扇的风速:“累死了……这破玩意怎么这么难修。”
“难修不也被你修好了吗,有一手啊苏沐秋。”叶修将整张脸凑到电扇前,刘海被吹的乱七八糟。
“差不多点就行了啊……你让开点我吹不到了!”苏沐秋抬手拍了拍叶修的胳膊,他回过头去,刚好看到仰躺的少年颈部柔和的曲线。浮尘在空气中被日光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众星拱月般环绕在苏沐秋的身旁。
这个人,怎么就能这么好看呢。
叶修还没出神几秒钟,就被突然坐起的身影吓了一跳。苏沐秋不耐烦地把他往旁边挤了挤:“说了别挡着风啊,知不知道你的脸有多大。”
“行行行,哥不和你争。”叶修略不自然的起身去开电脑,打算去jjc打几把平复一下心情。苏沐秋眼看着他登陆了游戏,也急不可耐的爬了起来:
“来来来,咱俩再打一把!”
“得了吧,哥今天心情好不想虐你。”叶修挑挑眉毛,指了指一边的桌子:“去研究你的银武去,不是都快到最后阶段了吗,别前功尽弃啊。”
“怕了你就直说,找什么借口。”苏沐秋翻了个白眼:“等我把银武研究出来了看你还怎么在我面前硬气。”
“呵,说的好像你不会借我用一样。”点开一局进入准备阶段,叶修带好了耳机:
“让哥告诉你,什么才是高手。”
“行啊,我看看这把你要打多久,别输了啊叶修大大。”

……
别输啊。
怎么会输呢。
叶修站在房门前,手搭在门把上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岁月如歌(上)

短篇,只是想试着写写叶修拿下冠军后再去看望苏沐秋的心情。

大概下下章完结?

0
“你是不是喜欢过我?”
“没有。”

“真没有?”

“你觉得呢。”


1
H市的冬天很冷,细白的雪花碎粒夹杂着雨滴溅在清幽的石板上打出一个个潮湿的水印。苏沐橙调整着将半张脸都包裹起来的宽大围巾,伸手推开了兴欣网吧的大门。

“诶诶,沐沐你来啦!”

陈果看到门口毛绒绒的身影,一手拿着笔一手将电话夹在肩窝后欣喜地招了招手。苏沐橙微笑着点点头,把围巾摘下来挂在了服务台旁边的衣架上,竖起食指按在唇上示意对方继续忙自己的事,而后顺着楼梯走到了训练室的门口,抬手礼貌的在门上敲了三声。

她听到屋内传来椅子摩擦地面的声响,然后在脚步声接近门口时轻声开口。

“叶修哥吗?”

“沐橙吗?”

熟悉的声线透过门板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醇厚感,苏沐橙眨眨眼睛,在门打开的瞬间将藏在身后的纸炮对准面前人的拉开,“啪”的一声后迸飞的拉环伴随着纷纷扬扬的彩色纸带落在了叶修的肩头上。

叶修明显吓了一跳,口中叼着的香烟颤了颤后吧唧掉在了地上。苏沐橙快速弯腰捡起烟头,在叶修回过神之前迅速跨进空旷的训练室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
“这次终于把你吓到了,看来纸花没白做嘛。”
“……你筹备这么吓我一跳筹备了多久?”'
挽救失败的叶修一脸痛惜:
“我可是老人家了,要尊老爱幼啊沐橙。”
“是是是,叶修大大需要注意自己的健康了呀,这烟就别抽了怎么样?”
“那我还是年轻点吧。”
故作严肃的端正了表情,苏沐橙看着对方的表情,捂着嘴噗嗤笑出了声。

“元旦快乐呀,叶修哥。”

“元旦快乐,沐橙。”

陈果又应下了一个赞助,带着一阵风一样兴奋的冲了训练室:
“今天又有人愿意赞助我们战队了!我们马上就会更加出名的!来来来,我们来庆祝一下!”
“啧啧,老板娘不用这么激动吧,一个赞助而已,就算没人支持我们不也照样拿了冠军?不要在意那些物质啊。”
叶修刚想再抽一根烟就败在了苏沐橙无声的眼神攻势下,恋恋不舍地收起烟盒。

陈果在心底为苏沐橙的行为按下无数个赞,随后作出一副鄙夷的表情:
“那这个月的工资就不用给你发了吧?毕竟您是不在乎物质的飞仙啊。”
叶修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啊,不过最起码发包烟吧。”
“你你你——”
陈果被堵的哑口无言,索性抛开了这个话题,恶狠狠的说:
“你马上给我去买午饭,没买到就别回来了!”
叶修状似认真思索了一下,随后缓缓地开口:
“……行啊。”
但还没等陈果突出一口气就紧接着说:
“不过我有点事,可能会晚点回来。”
“啊?你不是一天到晚都只是玩荣耀,能有什么事?”
陈果狐疑的看着他,一脸的“你就骗我吧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苏沐橙看向叶修的眼睛,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他想去做什么。

“当然有事,还是正事呢。”

叶修笑了,整了整衣领,顺手拉过挂在椅背上的外套。

“我要去见一个人。”

轮回战队。
一叶之秋,一枪穿云。
第十赛季的最佳组合。
然而还有谁记得,十年前,懵懂青涩的少年配合默契,荣耀大陆上战矛与神枪所向披靡无人能及。
孙翔,周泽楷。
叶修,苏沐秋。
十年,轮回。

[回忆向]人生的路还很长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周泽楷第一次听到苏沐秋这个名字是在中国成功夺得世界邀请赛冠军之后的酒席上。推脱不得被硬灌下一杯浓度不小的白酒,微醺的荣耀教科书慵懒地靠着椅背,半仰着头,不同于往日的嘲讽笑容,嘴角的弧度温柔的匪夷所思:


“沐秋你看,哥没有食言。


我们拿到冠军了。”


一旁静坐的苏沐橙闻言笑容一滞,将未送至嘴边的酒杯放回桌上,伸手握住叶修微微颤抖的指尖,凑过去轻声说了些什么,声音微不可闻。


年轻的枪王沉默的看着身旁的两人,叶修一改平日里的嘲讽,几分惆怅的笑容带给了他不小的冲击,却也意外的听到了那个能使没下限如叶修的人都会转变态度的名字。


沐秋。




那是谁?


平心而论,周泽楷并不是一个喜欢探索他人心事的人,枪王的缜密的心思基本上都投入给了自己的战队,但不知怎的,这个从未听过的名字却好似纤细的羽毛划过心尖一般,若有若无的细小颤栗促使他不由自主的开口询问:


“…他…是谁?”


苏沐橙听到这句话,略带惊讶的回头看向身后的人,后者尴尬的抿紧了嘴唇,眼里却意外的透露出一丝幼稚的执著。


“他是谁。”






“哥哥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所以那一次输给叶修哥之后,他惊讶了好久。”站在无人的走廊里,苏沐橙支着窗檐,随意的将晚风吹起的几缕发丝挽到耳后,暖色的灯光透过玻璃洒在她脸上,眸内柔光流转:“后来哥哥把叶修哥带回了家,他们每天都凑在一起研究游戏,想尽办法赚钱维持家用。我那时还小,没有办法帮他们的忙,只能给他们打打下手,或者催他们去休息。虽然有些辛苦,但那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周泽楷站的笔直,细碎刘海被风吹得有些凌乱,浅色的阴影遮住了眼中的情绪。荣耀女神偏头看向他,眼里夹杂着些许促狭以及更多的怅然,"哥哥他……一开始用的也是神枪手这个职业,那时候,他和叶修哥是网游里最拉仇恨的一对组合。竞技场,副本,野图boss…不知道让其他人头疼了多久。”


枪王就这样安静的倾听着,脑里模糊的身影也逐渐有了清晰模样。温柔却不失少年特有的骄傲,自信,顾家,才华横溢。这样优秀的人却在最美好的时光中消失不再,模糊了身影。


可惜,却也只剩下无能为力的可惜。


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他面前的人早已沉浸在回忆的长河。那里有着燥热的空气,老旧的风扇转动发出沉钝的嘎吱声,桌上摆着手制的笔筒,里面装着长短不一的HB铅笔。两个少年挤在一起研究着银武的制作,满桌的草稿纸被他们偶尔的打闹呼扇着飘到地上,而年幼的自己就站在房间的门口,怀里抱着哥哥在小摊上赢下的泰迪熊,看着他们毫无保留的互喷垃圾话。


落败的苏沐秋一把抓起装有融化大半冰棒的碗,作势倒进叶修的嘴里。后者嘲讽语气不变,却下意识地偏头躲避。两人吵吵闹闹最后发展成石头剪刀布输的人去做饭。




那时正值盛夏,暖色的光晕透过梧桐浓绿枝叶间的缝隙洒在桌上翻着卷儿的书页上,随后温吞的铺满了整个桌面。




紧接着就有干燥的夏风吹进屋内,细小的灰尘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清晰的在小小的出租房内翻滚。那场景太过温柔,美好的仿佛随时都会随着风儿消逝在空气中。


“…抱歉,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回过神来的苏沐橙不动声色的用手被蹭了蹭眼角,转过身看着周泽楷,笑容多少有些勉强。“后来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叶修哥参加了职业赛,拿下了三届荣耀冠军。一叶之秋手里的却邪和现在的千机伞就是哥哥制作的。”


“而我现在使用的沐雨橙风,就是哥哥当初准备参加职业比赛的账号,是不是很奇怪?他居然想过用女号参赛。”


不,不奇怪。周泽楷在心里默念。会把妹妹的名字放在角色上,怎么看都是一个真心疼爱自己妹妹的人。


“差不多就是这些啦。”苏沐橙故作轻松地伸了个懒腰:“回包间吧,总不能一直在外面站着嘛!时间久了叶修哥会担心的。”隔了几秒,看到对方依旧没有动静,苏沐橙有些疑惑,紧接着便看到对方突然抬起了头,眼里有着名为坚定的光。


“现在...在哪儿?”






南山公墓里,青年身着笔挺的黑色西装,怀中抱着一束白色的风信子,在短暂的确认方向后大步走向了公墓内人迹最为罕至的一片土地上。顺着墓碑上的名字一排排的看去,终于找到了那个名字。


苏沐秋。


周泽楷取出手帕,仔细地拭去了墓碑上的尘土。在擦过相片的时候动作更加轻柔,唯恐破坏了这张被时光磨损的太过脆弱的相片。清理完毕,他将怀里的风信子放在了墓碑的正前方,而后蹲了下来,盯着墓碑上的名字发怔。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见见这个人。一样是神枪手,一样的才华横溢。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应该就是面前的人退场的太早太早,还没有在比赛场上崭露头角便黯然退场。看着那张泛黄的照片,清秀的脸庞上笑容清浅,温柔得仿佛随时都会消失掉。


周泽楷突然就觉得眼眶发酸,有透明的液体滑落打在花瓣上。朦胧间仿佛看到体格青涩的少年撑着纸伞,暖色的阳光穿过伞面,穿过那人的身影,绯红的枫叶旋转着落下,与阳光交织着嬉戏着,最终一同落在冰凉的土地上。


然后少年转过身来,栗色的发丝也染上了阳光的气息。曾经的神枪笑容清浅,眉眼如画,执伞的手骨节分明,素白的衬衫上携着流年的味道。

“人生的路还很长,少年你且行且轻狂。”



十年,轮回。